单片机编程就像篆刻或者做模型,Shenzhen I/O 为你配备了体验其中快感的全套虚拟装备。


十岁出头的时候我经常去邻居小孩家里玩。他的父亲是个仪表工程师,所以他家除了寻常杂志之外,还有大概一打的《电子报》合订本。这是一份七十年代创刊的电子业界报纸,成都发行,两周出一期,售价不到一块钱。一整年份的报纸缩印成十六开,加上一些额外的文章——所谓「增补合订本」——编成厚厚一册,摞起来堆叠在书架最底层,时间一长就被压成紧密光滑的整体,像某种矿石。

我一册接一册地挖开来翻看,虽然大部分内容只能弄懂个大概,但乐此不疲。其中最吸引我的部分是那些电路图,它们像是某种符咒书籍里描述法阵仪式的插画,被密密麻麻的功能讲解文字包围起来,神秘而费解,功用却不容置疑——那些文章的题目都是诸如「简述实现 X 功能的新方法」或者「如何 Y 电器」这样老实巴交的格式,显然都是诚实可靠的工程师们用英雄钢笔在粗糙的方格稿纸上一笔一画写出来的。只是,在那个没有互联网、邮购产品需要去邮局填汇款单再等上一两个月的时代,我无力也无心将它们变成现实——尽管邻居父亲也指导我们用三氯化铁蚀刻电路板,做过一些已经记不起来功用的小东西,但成品都太过简陋,实在无法跟合订本里描述的那些法器相提并论。尤其在这些电路图里经常会出现一些叫做芯片的空白盒子,大部分是长方形的,有一些是正方形。虽然这些呆板的方块看起来不如三极管或者继电器的符号那么花哨,但文字中对其功能的描述却清楚地表明,图中所有其他元件几乎都是围绕着它们服务,这些盒子分明才是电路的主角。在破坏性求知欲望的驱使之下,我试图拆开一些废弃的芯片,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可是小刀割不开它们黝黑坚硬的外壳,用锤子砸碎之后又好像除了一些很细的导线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过芯片的这份神秘感没有维持太久。很快我就有了计算机和调制解调器,开始将热情投入到编程和打游戏之中去。而网络上触手可及的资讯也让我不必在蛙声与蝉鸣中低头苦苦琢磨杂志上语焉不详的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慢慢弄明白了芯片里包裹着的是集成电路,说到底就是用经过复杂处理的金属和砂子刻出来的一板微型晶体管巧克力。好在幻灭并未带来成长,芯片仍旧让我着迷,也直接导致了我填大学志愿书的时候一定要选一门有电路课程的专业。最终我得偿所愿,只不过模拟电路挂得一塌糊涂,数字电路倒是考了罕有的高分。对此我也没什么不满,毕竟我早早就领悟到,芯片才是电路的主角。

这是篇会员专享文章。欲阅读全文,请登录订阅

 订阅离线会员,您将获得这些权益:

Web 版杂志 Copy
Web版杂志 每周一期,会员专享。
电子书下载 copy 2
电子书下载 每周一期,提供 epub 下载 。
线下活动 copy
线下活动 年付费会员可免费参加线下活动。
珍藏纸书 copy
珍藏纸书 每两月两本纸质珍藏本。
 
cover1


您正在阅读 OFFLINE Issue 41《年度特刊·游戏篇》,成为离线会员,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

一九八三年生,程序员。现居德国,喜欢旅游和烧烤。

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图灵小测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