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 OFFLINE Round table 圆桌环节,特邀嘉宾陈一斌带大家和嘉宾们一起,从童年往事谈到剁手指南,从 PC 到移动端都有诚意满满的推荐。


陈一斌:大家好,我是爱范儿的陈一斌。首先介绍一下我们自己吧:爱范儿是一家 base 在广州的科技媒体,不知道这个会场里有多少人是从事互联网行业或在创业当中,如果有任何需求都欢迎来找我们。

很荣幸有机会来「离线」的活动现场当特邀嘉宾,我跟李婷跟「离线」都是好朋友。废话不多说,我们现在开始吧。

「离线空间」这一期的主题叫做「沉迷」,现在无论是日常在手机、电脑上玩的游戏,还是在游戏里创造一个虚拟的世界,又或者通过一款游戏让虚拟与现实之间产生一种互动,都让人们产生了很强的「沉迷」的冲动,让人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趣——包括这位中国玩游戏最多的人(抬手指向拼命玩三郎);和这位即将去卡耐基梅隆大学留学、翻译了《游戏设计艺术(第 2 版)》的(指向刘嘉俊);而在游戏里建造了一座紫禁城(指向喵喵奏),这是一个让我叹为观止的项目,我甚至想用「疯狂」来形容——「疯狂」其实是个褒义词——代表他确实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令人无法想象的事,也确实担当得起,令人赞叹;包括这位(指向 Davis Zerro),用 Ingress 不断体验新的地点、新的风景、认识新的人、开始新的旅程,我想不管蓝军还是绿军,应该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而参与到这个游戏当中。

今天想问一下各位,这些游戏、事物是怎么样让你们这么沉迷的?很多时候很多人玩一个游戏可能就沉迷一个月甚至一个星期,就算了,但是你们玩了很久,玩了两三年甚至不止,那沉迷的程度显然要比我们普通人高很多,所以我想问一下,是什么能让你们一直沉迷下去?要不就先从三郎先生开始。

拼命玩三郎:我觉得这是一份感情。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今天在广州大剧院三楼的活动里面有一个游戏机展,展出了十多台游戏机,大多数游戏机是很多年前的了,但都看上去还比较新。但有一台 Gameboy 非常非常残破,非常非常旧——上面贴着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贴纸。当时其实有两台 Gameboy,一台新的一台旧的,我会更愿意把这台旧的放到箱子里面,用射灯照着去展示给大家看,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一台有故事的 Gameboy。这台 Gameboy 比它的捐献者年纪更大,他还没出生的时候这个 Gameboy 已经存在了,是他姐姐留给他的。我就会想象这么一个情景:每当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抚摸着这台坏掉的、已经不能玩的游戏机,他在想什么?

我想他肯定想多了,因为他姐姐还在世(笑)。但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感情,我们现在谈的似乎只是我们沉迷在游戏里的事,但其实那些是我们的回忆。这不是一种物质性的东西,其实是我们感情的投入,就像刚刚嘉俊说的,这是马斯洛的那五个层次中的其中一点,吸引了我们,让我们沉浸进去。人的一生很短暂,几十年,用什么方法可以让大家感受更多?大家会去看书、看电影、看电视,而我们选择去玩游戏,沉迷在游戏的世界里,我觉得作为一个玩家我非常自豪,我获得了比很多人更丰富的人生经历,这个经历就在游戏里,我觉得这是我沉迷的原因。谢谢大家!

刘嘉俊:三郎的这个答案其实和我有很多很多共同点,因为从很小的时候游戏就是我和我们家的一部分。我父亲会和我一起坐在电视或电脑前面玩各种各样的游戏。游戏对我来说是陪伴我成长的一个过程,它启发了很多我感兴趣的知识。有一个非常好玩的例子:初中时候的毕业考试,就是能决定你上哪个高中的考试,有一道地理题问「请问中国除了西藏地区以外还有哪个地区信奉藏传佛教?」这个问题在书上没有正文,只有一张图片标注了另外一个地区,这道题除了我之外,全年级没有一个人做出来。

为什么呢?因为我在看到这个题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道书上没有 cover 到的题,我就开始回想——想到一个游戏叫做《帝国时代 2》,在打多人模式的时候当你选择一个民族,点「开始游戏」,会播放大概 3 秒钟这个民族特色的音乐片段。如果你选蒙古族,会播放大概 3 秒《六字大明咒》——我想到了,《六字大明咒》!填了「蒙古」。这个题可能全校只有我一个人会做对,还有很多类似的细节在游戏里无形中传达给我,我通过这些作品——游戏和在场的这么多书一样,都是文化的作品——通过它,了解到许许多多在现实当中很难亲身感受的事,这样的体验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我很难想象哪一天我永远抛开书籍一样,我不可能有哪一天说从此不再玩游戏。

喵喵奏:对于「沉迷」的这个话题来讲,在我来说为什么会沉迷在 Minecraft 当中呢?我原本在高中时是一名艺术生,是学美术的,但是我后来放弃了。我小时候家里其实没有买这么多他们刚刚提到的 Gameboy 或者电子游戏,包括电脑也是大概高中的时候才有的。所以小时候如果家里买了一套积木,或是一副麻将,我可以在当中沉迷很久。「方块」对我来说是一种特别的媒介,可以让我无限地创造,想象到的东西都可以在沉迷的过程中弄出来。Minecraft 这款游戏就是一个工具,就像我曾经的画笔,让我在其中描绘我想象到的一些图案、雕塑或是现实当中很难出现的建筑。我在当中沉迷的原因就是这些。

Davis Zerro:我的「沉迷」要具体到 Ingress 这个游戏来说,它对我最大的吸引力来源于它的社会性,我刚刚也提到过,因为你在里面认识到的人,如果你愿意交朋友的话,你肯定是可以见到真人的,它不是网上的某一个 ID 或是某一幅图片,不会像《魔兽》那样你只会看到一个人物模型,你可以见到他们的「音容笑貌」,你们可以一起喝咖啡或者吃饭。最让我触动的其实是,我一开始玩 Ingress 的时候,有的只是很弱的游戏中的战友关系,算是一种弱社交关系,而当我沉迷其中的时候会发现,里面会有许多很温暖的细节,有很多人会给予你不少现实中的帮助,而不只是在游戏里。这让我思考这种关系是不是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弱,它可能真的就是我生活中的友情,他们就是我的朋友。其实虚拟跟现实之间就是没有界线,它就是真实本身。所以 Ingress 会让我一直进行下去,这就是我沉迷的原因。

陈一斌:谢谢大家精彩的总结,游戏虽然看上去是一种玩儿的方式,但古人也有说「寓教于乐」,「乐」就是说你觉得有趣,才更能继续学习或体验下去,游戏可能更重要的就是一种体验的方式。我自己来说不如他们玩得那么深,但是我玩了一款日本的游戏叫做《太阁立志传》,关于日本的历史知识,基本上是从那个游戏来的,因为这款游戏就是讲的日本的历史,是很特别的一个游戏。如果现场有人玩《织田信长》、《信长的野望》或是《大航海时代》这些越来越大众化的游戏的话,相信也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体验。我想这是对我们这次活动的一个总结。

接下来的时间留给观众,可以向任意一位嘉宾提问,请珍惜这个机会。

观众:各位嘉宾好,首先我想提问一下三郎先生,我们普通人不是那么熟悉游戏的话,发现一些新颖游戏的渠道比较有限,传统的方法可能就是在苹果的 AppStore 看排行榜或是豆瓣的推荐,那么从您的角度来说——作为一个中国玩游戏最多的人——您会建议我们从哪些渠道发现新颖、有趣或是独特的游戏呢?

拼命玩三郎:最好就是我们可以 follow 一些比较好的人,比如说在微博上面有一个账号,就叫:拼命玩三郎(笑),大家可以 follow 一下哦。

其实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觉得这是我们要做的一个事情。从去年开始我们在广州成立了一个开发者的游戏组织叫做「游戏伙伴」,因为这个「游戏伙伴」我们会每个月在广州做一些游戏相关的沙龙活动。今年年初我们又成立了「中国独立游戏联盟」,我们做这些事情也是希望更多好玩的游戏能够有一些展示平台。因为你仅仅看某一个人说这个游戏好玩不好玩是不公正的。我想除了我们,「离线」也在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做了一本《开始游戏》,引导大家慢慢发现游戏文化。如果你们想找好玩的游戏,慢慢也能够找到,但是可以先从我的微博开始。这个观众不是我请的哦,我想说明一下,是我比较聪明兜的比较好而已(捂脸)。

陈一斌:好像还有时间,可以再问第二个问题。

观众:各位嘉宾好,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最近不是 Steam 夏季特卖嘛,请问各位嘉宾买了什么游戏,或是打算在这几天剁手一些什么游戏呢?

Davis Zerro:我是穷学生党,我看到 LIMBO 好像免费了,就下了一个吧,其实它没什么。

喵喵奏:我是在之前购买了《城市:天际线》 (Cities: Skylines),因为这是一个跟 Minecraft 比较类似的一个创造类游戏。如果说打折的话,可能会买最近新出的一个叫《钢铁雄心 4》(Hearts of Iron IV: Sabaton Soundtrack)的游戏。

刘嘉俊:我发现我和喵喵奏的游戏品味很相似,他刚刚说的两款我都有,夏季特卖我很失望啊,因为我愿望清单里的游戏基本都没在特卖,不过我愿意给各位推荐一款,也是中国做的独立游戏,叫做 Catch Me,是一款互相进行偷盗的游戏,需要去潜行,是一款联机游戏,我觉得会非常有乐趣,大家可以试一下。

拼命玩三郎:我对于 Steam 这种行为是深恶痛绝的,因为每次他们特卖的游戏我早就买了。昨天我就发誓,如果我再原价买 Steam 的游戏的话我真多收了。好了这个是气话,如果真的要推荐什么游戏呢,LIMBO 是一个,还有最近有款游戏叫《这是我的战争》(This War of Mine),刚刚推出了官方的中文版,这个也是非常值得大家去玩的。Catch Me 也是中国的好游戏啦。差不多了,其实推荐的那些基本上都值得买,我在 Steam 买了几百个游戏,好惨……

李婷:我有个问题,我觉得我这个问题应该是特别能代表普通大众的,就是因为其实大家一般都会比较依赖移动设备,刚刚说的许多游戏需要电脑、PS4、Xbox 什么的,但更多的人应该是在玩手游,能不能推荐一些?因为现在手游种类太繁杂了,而一些国内的推荐排行榜上会有雷。有没有能够让普通人能更好地享受游戏,认识优秀的手机游戏的,想请四位个推荐一款,或者现在手机里有的?

陈一斌:我想补充一个条件:不要充值的。

李婷:也要求一斌回答这个问题。

陈一斌:很惭愧,虽然我说不要充值的,但我其实玩着一款充值的游戏,因为我平时闲暇时间比较短,所以我一直倾向于玩短平快、能一局解决的游戏,我现在玩的应该大家也有在玩,叫《皇室战争》。这是一个普罗大众的选择,没有什么推荐的意义,接下来留给嘉宾们。

Davis Zerro:一提到这个问题我突然就有了答案,而且是很厉害的答案,因为我们 Ingress,会有一个群嘛,我们群现在是在用一个叫做 Telegram 的软件,Telegram 里面有人做出了一个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叫「狼人机器人」,事情就变得非常有趣,只需要一个链接、建一个群,你只要把狼人机器人放到群里面,然后再把群链接分享到玩家群,大家进去了就开始在里面玩狼人了,没人玩 Ingress 了。结果就灭国,我们现在管这个狼人机器人就叫「灭国」。它也算是一个手游,只不过它是存在 Telegram 里面的一个附属的机器人,但做得很完善,要不要介绍一下怎么玩?就是在进去的时候,在 Telegram 里选择开始一场游戏,狼人机器人就会撕咬你,你现在是「村民」或是「先知」,身份别人是不知道的,机器人就充当了现实中玩狼人杀的一个「法官」的角色,进行之后会有各种各样的撕 X。有趣的是我们一起玩的是 Ingress 的玩家,所以会特别熟悉而且有趣,这就算做是一种 Ingress 的扩展。这是我介绍的手游。

喵喵奏:推荐手游的话,其实我自己玩手游玩得并不是很多,只是在玩一个叫做《校园偶像祭》的游戏。(Davis:应该是传说中的美少女游戏吧。)(嘉俊:就全是小姐姐那种。)对,就没有别的了。

刘嘉俊:由于不让说充值的,李婷刚刚讲到我们现在用移动设备很多,有一款游戏和手机结合得很好,之前也火过一段时间,叫做《生命线》。这个游戏基本上就是说,在你手机的另一头有一个飞船失事的青年,你要通过一些选项和他交谈,你会看到他的命运走向不同的结果。为什么推荐这个游戏呢,因为我觉得它把游戏和手机的交互方式结合得很好,可能你对他说一句话,就得出去长途跋涉一个小时、一晚上才会给你回复。你的手机确实就是一个通讯器,而在这个游戏里面你的手机就扮演一个通讯器。所以这个游戏的故事和机制和手机这个载体结合得非常完美,我觉得如果讨论媒体(平台)对游戏的影响,《生命线》这个游戏是大家应该要参考的。

拼命玩三郎:如果大家喜欢《纪念碑谷》的话呢,大家可以去试玩一款叫做《纸镜》,这个游戏是在前两年出来的,作者团队是在日本,是用剪纸的风格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解密游戏,艺术性非常高,大家可以试玩一下。

李婷:谢谢,谢谢各位嘉宾!


您正在阅读 OFFLINE Issue 21《离线空间特刊 · 沉迷》,成为离线会员,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

评论

  1. 感谢编辑让帝都的读者也能吸收线下活动的营养。如果有条件的话,在帝都来一场线下活动,我请假也要去参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图灵小测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