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理智应对甜食诱惑的小孩通常有一个不错的未来,但这不是故事的全部。


1966 年到 1970 年代早期,时任斯坦福大学教授的瓦尔特 · 米歇尔在幼儿园进行了和自制力相关的一系列心理学实验。在这些实验中,小孩子可以选择立即获得一样奖励(有时是棉花糖,也可以是饼干、巧克力等等),或者选择等待一段时间直到实验者返回房间(通常为 15 分钟),得到相同的两个奖励。这就是著名的斯坦福棉花糖实验(Stanford Marshmallow Experiment)。研究者在后续研究里发现,那些能为得到更多奖励坚持忍耐更长时间的孩子通常具有更好的人生表现,比如更好的 SAT 成绩、教育成就、BMI 以及其他指标。

这些实验结果被媒体引申为「从棉花糖里看到你的未来」,但瓦尔特 · 米歇尔拒绝这样简单化的解读。通过同名著作 The Marshmallow Test: Why Self-Control Is the Engine of Success 他澄清,在实验里真正关键的是孩子们的自控力,并且这种自控力并非完全由基因决定,人们可以通过训练有意识地去培养这一能力,无论你尚处于青春期,还是患上烟瘾多年。

从「棉花糖实验」说起

我们的实验画面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大约 5 至 6 岁)和他面前的两个迷你饼干一起等待着实验人员,其实也没有很迷你,因为她选择的是奥利奥饼干。通常我们不用棉花糖,特别是很多小孩子不允许不刷牙就吃这类食物。诸如此类的方法论问题给严密的研究带来了些许困难。小朋友有一个铃,他可以随时按下铃,我们的实验员听到后会马上回到这个房间。当然,实验员会事先取得小朋友的信任,这样他才会相信实验员会回来。

小朋友面临一个选择,这可能会引发他内心的激烈冲突:他面临的一侧托盘里有两块饼干,另一侧的只有一块,他能吃到哪一只托盘里的美味取决于他能等多久。他可以不作等候,直接按铃让实验员回来,实验员返回房间后他就能吃掉一块饼干。或者不按铃等待实验员自己回来(通常是 15 到 20 分钟),小朋友可以获得两块奥利奥。

我很好奇,是什么促使孩子产生自我控制(self-control)、延迟享乐(delay gratification)的念头,让他们放弃眼前的好处换取将来更大得益。尤其对小孩子来说,15 分钟就像永恒一般长久(对我来说似乎也是)。我当时尚不清楚在人的大脑中发生了什么使这一切得以实现。所以我才想运用一种测量方法去探究这个问题,我不太认同媒体称其(棉花糖实验)为「测试」,而更乐意称其为「方法」或「测量」。通过测量我们可以知道人们究竟是如何实现延迟享乐的,事实上我们也确实发现了孩子们为获取更多奖励采取的一些策略。

延迟能力不同者的未来表现

虽不如媒体所言那么夸张,孩子们能够等待的时长确实能够说明一些东西,它的确对人的未来发展有一定的重要影响。这种「延迟策略」的能力(以下简称「延迟能力」(delay ability))和未来表现之间在统计学上有显著相关性,但这个相关性却还没强到能让我们从孩子愿意等待的时长出发,去预测孩子的未来发展。我们只知道延迟能力对孩子是有好处的,即使是在他很小的时候。我们能大概地推测(具备延迟能力人群的)群体性事实,但我们事实上无法判断个体孩子的前景。

到了孩子们的青少年阶段,我们对那些有延迟能力的孩子进行了再测试,结果显示他们有更高的 SAT 分数、更好的社会认知功能、不易屈从于诱惑的品质(更坚韧)和更好的抗压能力。

我们将那些在不同成长阶段测试里持续表现出具备延迟能力的一组孩子,和另一组持续表现出较低水平自我规训(self regulation)能力的孩子进行比较。他们在 40 ~ 45 岁时回到斯坦福实验室,接受认知测量和 fMRI 检测 。根据扫描成像,我们发现两组组员们在抑制回应「热」刺激 时脑部活跃区域有明显的差异。总体而言,自我控制能力较强的组员比另一组更能抑制「热」反应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人们幼时表现出的延迟能力,除了能够用来预测未来表现以外,是否同时也具有保护效应(protective effects)?答案是肯定的。实验结果显示,延迟能力能够帮助易受伤的个体对抗过激情绪(如恃强凌弱、强烈的攻击性、抑郁以及边缘人格),在具侵略性的青少年、对拒绝敏感度高的成年人、易形成边缘人格及易肥胖者身上,这种保护效应都很显著。

在具体讨论保护效应前我暂停一下,讲讲孩子们的「自发策略」(spontaneous strategies),就像你们在视频里看到的 ,他们在实验中经常使用这种策略。有一个例子令人印象深刻:有一个小朋友,打着领带穿着白衬衫,打扮得干净整洁。他一开始先左顾右盼,谨慎检查房门是否被关上。等他确认房间安全后急不可待地打开我们放的一块奥利奥,把里面的夹心吃掉了,再迅速地合上饼干放回原处!紧接着掰开第二块、第三块奥利奥,对它们做了同样的动作。之后他就若无其事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托着腮帮子,一脸无辜地望着大门(可我们拍了视频)。

更让人惊诧的是我曾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讲座上讲到这个事情,当时有位校政人员乐不可支地大叫:「给那个小男孩奖学金,让他来哥大上学!」

现在我给出几个延迟能力保护效应的例子。

回避型人格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例子,因为这是一种常见的人格。回避型人格指的是人们因为可能被拒绝的而感到焦虑的倾向。具备回避型人格的人通常表现为容易察觉人际交往中的拒绝和过度反应(包括富有攻击性、逃避、抑郁、自尊心易受伤害),这使他所担心发生的拒绝反倒成了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我们探究了「拒绝敏感」和「延迟能力」的关系,结果表明,同时拥有高拒绝敏感度和低延迟能力的人行动上倾向于输出消极的结果。幼儿园时延迟能力表现不突出的人身上易产生这种消极情况,他们成年之后有很高的拒绝敏感度。这些孩子们(主要来自斯坦福大学幼儿园)在成年后回访中表现了较差的积极运作(自我评价、自我尊重、应对能力)、较低的教育水平和更高的可卡因成瘾率,当然不是多数人都表现如此,只是部分人。延迟能力的保护效应是可靠的。

我们曾经给身处不同环境的孩子做过实验,他们来自纽约市南部布朗克斯区(社会-经济条件较差)。在中学阶段我们对他们(同时拥有低延迟能力和高拒绝敏感度的孩子)进行了随访,他们的自尊心较易受到伤害,不愿意进行同伴协作,同时展现很强的侵略性。

实验结果中更重要的一点是高延迟能力对孩子们的负面倾向有保护效应,相应的,低延迟能力更可能导致消极情况。

「热系统」与「冷系统」

这些年来促使我们以及其他实验室进行实验的核心问题是:理解使得「延迟」困难或容易的精神或大脑机制。我认为这是所有实验完成后应该得出的结果,而实验清楚显示的则是,延迟策略或者使得儿童和成人等待更多回报到来的认知技能,能够经过训练获得。

人脑具备两个紧密联系、互相影响的系统。其一是「热系统」,或者说是「大脑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Go 系统」。它简单、迅速、情绪化,并带有条件反射的特点,所以你能看到一些儿童能够如此迅速地往嘴里塞东西。这个系统在大脑发育的早期就产生了,它以杏仁核 为中心,伴随环境压力上升,这个系统的作用也更加突出。根本上来说,这种系统是受刺激支配的,在实验里,棉花糖、饼干制造了这种刺激,它在控制我们,而非我们在控制它。

另一个系统是「冷系统」,或者说认知系统,它结构复杂、运作缓慢但却具有反思性,能够让我们进行自我指示(self instruction),并且把未来的后果纳入考虑范围。这种系统围绕大脑额叶(frontal lobe)和海马体 运作,在大脑发育后期才发展起来,外界压力会稀释这种系统在我们决策中发挥的作用。从根本上来看,这是一种自我控制的系统。

可塑的自我控制能力

实现自我控制仍待解决的难题在于,有时人们生活在高环境压力中,「热系统」占据主导地位,而「冷系统」处于劣势甚至根本未能得到良好的发展。出于对儿童,对教育和未来,以及对自我设想的考量,这个问题十分关键。

如果我们希望能更多地考虑未来后果,我们不得不对它(自我控制)作出回应。而目前的增强策略是这样的:通过改变对奖赏物的精神呈现,改变它们对我们的影响。例如当孩子们在开始等待前对奖励并不感兴趣,你可以让他们想象棉花糖有多么美味和有嚼劲,他们会立马按铃让你回来。而当他们在等待过程中想吃掉奖励物时,如果可以把棉花糖想象成是蓬松的、像云朵或棉花团一样浑圆的东西,即使是同一个孩子(他原本恨不得在 30 秒内就吞掉棉花糖),现在也能够等上 50 分钟。

因此关键的地方在于,那个搅扰我们责任心的奖赏物在脑海中是如何被呈现的。如果孩子在等待椒盐脆饼奖赏的过程中想象它是多么酥脆和富有咸味,他们就提前按铃了。如果他们注意的是抽象、冷酷的词汇,把饼干想象成像小棒一样细长的东西,同样的小孩可以等待上很长的时间。

一系列研究发现表明,真正在操纵行为的是我们如何呈现奖赏物,我们是通过「冷系统」的抽象呈现,还是「热系统」的具体表征。研究清楚表明了,延迟时间极大地取决于我们采取了何种居中系统。两种系统都可能被采用,这意味着我们并非必然地被奖赏物驱使,我们可以尝试着规范和控制自己。

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是,我们在测试前就跟孩子们透露了,「如果你希望赢得更多奖励,你要让自己相信奖励并不在你眼前。那只是一幅画,你知道什么是画吧?它是一个带着框框的东西,在你等待的时候你就想象它周围有个框」于是原本认为奖赏物就在眼前、迫不及待按铃的孩子,可以等上 30 分钟甚至 50 分钟。

当我问艾米事情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你现在能够等但之前却做不到,我想她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你不能把一张画给吃掉!她理解并领会了这种想象变化过程中的重要性。

从中我们可以得出在教育孩子及进行长线思考(long term thinking)时的基本原理是:冷却现时(Cool the NOW)。让自己分神、自我脱离、推开奖赏自己另外找事情做。他们掏耳朵、挖鼻孔、弹钢琴、自己和自己说话,事实上孩子们有无数办法来实现那个改变奖赏物内心呈现的关键策略,这个策略因而也是可以传授的。

如果在过去的 30 年里从我的研究以及一些大脑心灵关系研究里有什么重大发现的话,那就是自我规训、情感规训、延迟享乐、意志力等取决于认知技巧和认知动机。从认知角度改变我们对享乐目标的呈现,利用「冷系统」思维来规范「热系统」反应。

自我控制能力的价值显而易见,它对于情绪智力和同理心都极为关键,它使你能够真的做出选择(你掌控棉花糖而非反之),它提升了你的自由感和能动性(你来决定何时按铃及自我奖赏)。

棉花糖的教益:让「冷系统」热起来

但我还是想强调,缺乏「热系统」的生命是悲惨的,正如失掉「冷系统」的生命一样。我们同样需要对何时应该按铃、何时应当行乐心中有数。

人们(尤其是媒体)特别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一切都是预先确定了的吗?RadioLab 的一篇访谈就取了这样一个标题:从棉花糖里你看到你的未来。对此我坚定地持反对立场。我进行棉花糖测试的原因是通过自我控制来克服急不可耐的享乐欲望,其中尤其重要的是要掌控注意力的策略,通过在认知上改变或重估享乐来冷却眼下的诱惑,而让延迟享乐的结果更加诱人。

一个我自身经历的例子是,在 32 岁的时候我抽烟严重成瘾,平均一天抽三包烟,并且利用烟斗来纯化烟草(很有教授范)。那时即使是在斯坦福大学,吸烟也是允许的。我在听众们之间来回招摇行走,一边抽着烟。我当然知道抽烟对未来会造成一些不良后果,当时一些研究报告说有明显的证据表明抽烟易致癌,同时伴有其它消极影响,但我完全无视了这些警告。有一天我洗澡的时候(一边抽烟)意识到这样做不太好,因而产生了一些担忧,好在我有很好的心理免疫系统,很快又忘记了这一茬。

直到不久后的一天,我走在斯坦福医学院的走廊上,看到一个男人躺在轮床上,正被推过走廊。他的头发被铲光了,头上有一些绿色的小「X」标记,胸前也光秃秃一片,同样有绿色的「X」标记。我询问护士他的情况,护士说绿色的「X」标记是将要进行放射治疗的位置。我无法将这幅画面从我脑中抹去,这个场景让被推迟的烟瘾后果变得显著起来,每当我想拿起烟的时候(每隔三分钟),烟从以前的享受被我看待为现在的毒药,然后我就戒掉了。

我想提出的是,如果我们想严肃地考虑事物例如气候变化发展的长期后果,我们得让它「热」起来 ,但这不易实现。因为在高压下无意识被激活的「大脑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或者「热」系统,自有其运转逻辑。我们在高速公路遇到险情,有东西突然撞击时,「热」系统可以迅速对危险做出反应以自保,面临蛇、狮子的威胁时也是如此。但大多数情况下,这些都不是我们当前面对的事物。

一言以蔽之,我们该强化和发展的是「冷」系统,当需要考虑长期后果的时候运用它。

在个人层面这一系列实验对我们的启示有许多,包括我们可以在 KIPP 学校 教授自我控制课程以缩小经济鸿沟、大脑比我们长期以来想的更有可塑性,我们不是被自然、社会属性所牵制

更宽泛的实验启示是,「热系统」在应对蛇等危险环境时十分奏效,但它对吸烟、气候变化等事件的长期后果则无动于衷,它导致了我们对这类问题危险性的严重误估,无论是在个人、社会还是政策或教育层面。我希望大家引起关注的问题是,从棉花糖测试里得出的教训,是否能够教会我们用「冷系统」来应对未来的危机?

译者:Acli


您正在阅读 OFFLINE Issue 19《世界末日图书馆》,成为离线会员,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

  1. fMRI,功能性磁共振成像。
  2. 情绪化、直观的刺激。
  3. 带有条件反射性质的反应。
  4. 很多小朋友在实验中偷偷舔棉花糖。
  5. 对某件事情过分担心,自己的行动会导致事情朝负面的方向发展。
  6. 产生、识别和调节情绪的脑部组织,边缘系统的一部分。
  7. 主要负责记忆和学习的脑部组织。
  8. 意指更加直观、刺激。
  9. 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知识就是力量项目,是给美国欠发达地区提供免费预科课程的组织。
  10. 我们有能动性
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系教授,著有 The Marshmallow Test: Why Self-Control Is the Engine of Success 。

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图灵小测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