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老派栏目「读者来信」的第 26 期,由不知知来给大家念反馈。

1

本期的玄学专题「无用的艺术」。由于这一期为大家-上班-休闲时间摸鱼提供了很多灵感,因此又被读者旁友们亲切地称呼为「摸鱼专题」。读者「大哥再饶我一次」大受启发,顺手闯作了一曲:

你看过了许多手机,你看过了许多美女。——《摸鱼的意义》陈绮贞

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 24 小时都有重大新闻,而「无用」是一种慢娱乐。开一场无聊大会,造一台不实现任何功能的机器,或者小题大做地浪费生命,只要投入专注,任何看似无用的东西都能显现出内在的美感。据说艾萨克·阿西莫夫曾说,人类是唯一一种能从无用的知识中获得快乐的动物。类似地,这位读者也有一个十分恰当的评论:

想起了一句话:人类文明分两种,一种帮我们节约时间,另一种帮我们把节约的时间浪费掉,前者我们称为物质文明,后者我们称为精神文明。

2

这期有一个不知知夹带的私货:useless machine,一个由人工智能先驱马文·明斯基发明的无用的机器。文章内有大量 gif 动图,这些各式各样但通通都没用的机器我能看十天,堪称 useless machine porn。其中有一个插上电源就会自己把电源拽掉,坚决不上班。对此编辑部的爆伯想到:

反向思维就是自动充电的扫地机器人。

英语中表示「机器人」的单词 robot 源自捷克语单词 robota,它的意思是「被强迫的劳工」。所以无用机器拒绝成为一个机器人,而扫地机器人则是殷勤的奴隶。

3

另外我们介绍的鲁布·戈德堡机械也获得了大家的喜爱。你一定见到过,但不一定知道它的故事和设计哲学。这种设计过度的机械旨在用非常复杂的方式解决非常简单的任务,在童年记忆《猫和老鼠》里多次出现过。掌握了戈德堡机械的理念,你就拥有了浪费生命的八百万种办法。

4

在本周的 issue night 上,大家在温馨的氛围中探讨了亘古玄学话题:生命的意义。讨论涉及机器承载的情感寄托和目的、机器的规则和生物基础、自然科学的方法和边界、随机性带来的可能性和希望、宗教和科学作为认识世界的方法……写出来感觉略中二,其实过程很有意思并且其乐融融,我感觉下一秒我就要去读海德格尔了!(离线微信群是一个神奇的秘密组织,如果你是离线会员但还没有加入,快来玩呀~)

玄学的一周大致就是这样。欢迎无聊的人和无聊的机器人给我们写信,编辑部邮箱是:ai@the-offline.com

本期值班:知名戈德堡机械设计师不知知


您正在阅读 OFFLINE Issue 35《特德·姜的语言学和哲学》,成为离线会员,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

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图灵小测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