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无所不有。我们对宇宙的理解,以及对自身在宇宙中位置的认识,在过去的数千年间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现代天文学对宇宙的探索虽然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关于宇宙的新知与理论也不断为人们所听闻,然而宇宙的浩大与抽象常常让人难以用寻常的方式去理解。面对宇宙的不可估量,这一期专题是一粒「宇宙胶囊」,将宇宙装在书本、望远镜、艺术和脑洞里,再现人类对宇宙的所有探索与幻象。

在「书里的宇宙」一文里,我们将看到 19 世纪线条精细的太空图画书、将观测数据可视化的宇宙信息图,还有专为孩子设计的科普立体书,这些作家和设计师以书本为载体刻画无垠,在纸上重现出天体的姿容和光泽。接下来「望远镜里的宇宙」带我们了解了哈勃望远镜的重要瞬间。作为天文史上最重要的仪器之一,哈勃望远镜承载了宇宙的许多视觉。自 1990 年升空,哈勃空间望远镜已经服役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它就像太空之眼,帮人类看向宇宙深处。

而在人类真正踏足太空之前,艺术已经迫不及待地先行描绘了对宇宙的想象。「艺术里的宇宙」回顾了太空概念画的生猛历史。NASA 主导的太空艺术项目让公众提前一窥登月和探索火星的细节。而有趣的是,美国和苏联不仅开展太空竞赛,在太空艺术上也互为对手。最后,「脑洞里的宇宙」讨论了一个经典话题:为什么我们对于外星生命的想象如此贫瘠?外星人总是建有高科技驱动的文明,驾驶着太空船穿行于银河系,在恒星周围修建能收集能量的,并向我们发来星际问候;他们和我们一样拥有冰箱,喜欢金发女郎,城市遭受光污染,文明之间进行核战争……当我们谈论外星人时,我们总在谈论自己。

天文学是让人谦卑的学科。服下一粒宇宙胶囊,以超出地球的视角回望我们立足的这颗蓝色星球,我们所在之处其实只是无垠宇宙中的一粒沙,一片尘埃,一个毫不起眼的点。

缓读」文章来自一位 maker,她仔细思考了一些人收藏物件成癖的既成事实和极简生活潮流之间的紧张关系;「误读」栏目盘点了这一年美国最好的科学文章,这些作家以全球化的视野,看见了这个星球的本质。

cover1


您正在阅读 OFFLINE Issue 42《宇宙胶囊》,成为离线会员,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图灵小测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