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是什么?这问题我问了自己一年多。

这一期的「重访黑客」专题,重新刊载了《离线·黑客》纸刊里的部分内容。一年多年前策划《离线·黑客》的时候,我们企图让读者辨清黑客和骇客的区别,近乎「原教旨」式地声明:黑客(hacker),不是指侵入电脑或破坏网络的「骇客」(cracker),而是一群在计算机上创造艺术和美的人。

一年多过后,我接触了更多的读者和行业里的黑客(也包括不少安全黑客)。与他们的交流中,我发现大家对黑客的理解比我想象的宽泛得多。

侵入计算机或网络的人是不是黑客?是的,他们发现了系统的漏洞,成功的绕过了既有规则。

商人能否成为黑客?能,因为商业也存在可以破解的规则,找到这样的规则,意味着利益的快速增长。

普通人能否成为黑客?可以的,生活就是一个系统,他们可以去破解这个系统,用黑客的方式去学习、创造、与世界交流。

一种文化最吸引人之处,是它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不断地发展,被赋予更多符合当下的意义。正如 Steven Levy 所说的「语言有自己的发展轨迹,像一条河」,黑客正是一个「流动」的词汇。而《离线》提供溯源、故事和思考,只是希望提供多一种理解途径罢了。

本期「重访黑客」专题中,Steven Levy 讲述了《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一书的成书过程,介绍了他在 80 年代所认识的黑客们(包括我们熟知的乔布斯、比尔·盖茨和理查德·斯托曼等)。三十年后,处在一个技术和商业高度融合的新时代,Steven Levy 重新访问了这群黑客,继续记录黑客群体如何改变世界,又如何被世界改变的。而 Gmail 之父保罗·布赫海特在《黑客行为:一种应用哲学》一文中,以一名前 Google 技术人员,现 Y Combinator 投资者的角色,解释了黑客精神如何变成一种个人哲学。《一名黑客的肖像》则描述了一位(90 年代美西海岸)黑客的面容、性格和爱好。我们无意制造刻板印象,还望放松欣赏,批判式接纳。

写作」栏目挑选了幻想文学大师雷·布拉德伯里的一个短篇,带你提前一睹即将出版的布拉德伯里自选集《殡葬人的秘密》,「误读」栏目则选择了反人工智能者休伯特·L.德雷福斯的《论因特网》,让我们一起游走在哲学和互联网的交汇。

cover1


您正在阅读 OFFLINE Issue 11《重访黑客》,成为离线会员,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

老板,麻烦来瓶儿离线药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图灵小测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