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奉民主式网络社区的人认为垃圾信息是罪恶,电视广告主却说「观众不应跳过电视广告」是一条不成文的社会契约。


封面

日期:04:04 2005 年 6 月 19 日

发件人:Samuel

主题:「阴茎增大快讯」

这个阴茎贴片太棒了

http://www.bateko.com/ss/

Gray hair is God’s graffiti.

A language is a dialect with an army and a navy.

Fashion is something that goes in one year and out the other.

Henry James writes fiction as if it were a painful duty.

In love there are things — bodies and words.

在大概 1995 年到 2007 年之间,各种推销冒牌伟哥和低价股票的神秘邮件成为了我们网络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邮件的内容开始变得越来越奇怪,里面会出现一些经典科幻故事的桥段,粗俗的打油诗,有时还会夹带一些难以理解的 JPEG 图片。尽管公司的 IT 部门会直接要求员工「拉黑」这些来路不明的信息,但是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这种现象,所以这种数字世界的垃圾也成为了许多博客、同好杂志和诗文的主题。与此同时,垃圾信息本身也在不断进化,变得越来越有侵略性。它们通常会伪装成来自朋友或家人的紧急联系信息,像「MegaDik」这种引人发笑的邮件署名也变成了迫切的要钱请求。如今,虽然我们的收件箱已经被智能过滤器周全保护,但是垃圾信息制造者仍然不停地在博客和社交媒体骚扰我们。跟病毒相比,垃圾信息更像是蟑螂——强大的适应能力让它们顽强地存活了下来。

虽然垃圾信息有多种不同的呈现形式,但它们本质上都是在尝试吸引和转移用户的注意力,即使只是暂时性的。无论这一小部分的注意力是被转移到了推销信息、钓鱼骗局,还是一段晦涩难懂的算法片段,垃圾信息的基本功能都是一样的。芬恩·布伦顿(Finn Brunton)的新书《垃圾信息:一部互联网的黑历史》率先采用了一种发展的眼光来看待网络空间的注意力和社区之间的关系。按照布伦顿的说法,垃圾信息是网络社区组织的一个直接威胁;网络社区每出现一条推销男性功能增强药物的垃圾广告,社区中的宝贵资源——人的注意力便减弱一分。因此那些信奉民主式网络社区的人来说,垃圾信息就成为了一种令人厌恶的存在:这是对网络最重要的资源的篡夺。(小说家布鲁斯·斯特林在为此书写下的推荐语中将垃圾信息称为「人性的一大罪恶」,我认为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布伦顿在书中提到,垃圾信息为我们的技术和社会带来了颠覆。在技术层面,新的垃圾信息形式为用户、管理员和设计者呈现了他们以往不知道的系统用途。例如,一个博客不要求读者登录可能是为了鼓励讨论,但是这种做法也为垃圾信息制造者提供了一个没有束缚的开放平台。这种意料之外的发展迫使博主必须作出一个抉择:是为了驱逐垃圾信息而增加用户评论的难度,还是为了保持开放讨论而承受手动删除垃圾内容的麻烦?布伦顿将这种不同的可能性描述为「人们对一个系统的理解和系统本身可以实现的功能之间的模糊交界。」垃圾信息的出现让我们不得不开始思考自己在使用技术时所忽略的价值观。

而在社会层面,垃圾信息的出现促使不同群体的用户都陷入了同样的反思:什么样的内容才算得上是垃圾信息?在刚开始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社区能够给出明确的定义。为了辨别系统中的垃圾信息,用户只能亲自确定垃圾信息和非垃圾信息之间的界线,布伦顿将这种集体元认知(collective metacognition)的行为称作「高阶讨论」(higher-order debate)。虽然人人都知道业余无线电论坛不是发送购买低价股票邀请的地方,但不是所有垃圾信息都如此容易区分。任何广告都不能出现在网络公共论坛吗?如果不是的话,什么类型的广告是可以被允许的?用户可以在论坛上发帖售卖自己的二手无线电设备吗?那业务无线电商店或者军方代表可不可以这样做?在技术层面的影响以外,垃圾信息迫使网络社区的成员明确界定自己认为应该被社会接受和拒绝的东西,这也是在定义他们自己。

这是篇会员专享文章。欲阅读全文,请登录订阅

 订阅离线会员,您将获得这些权益:

Web 版杂志 Copy
Web版杂志 每周一期,会员专享。
电子书下载 copy 2
电子书下载 每周一期,提供 epub 下载 。
线下活动 copy
线下活动 年付费会员可免费参加线下活动。
珍藏纸书 copy
珍藏纸书 每两月两本纸质珍藏本。
 


您正在阅读 OFFLINE Issue 34《无用的艺术》,成为离线会员,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图灵小测试 *